当前位置:正文

想不到吧?你最终还是要栽在老子手里

admin | 2020-06-05 08:33 浏览数:
“不好!”郭铭连忙追着开了几枪,可惜都打在地上。正当两人因自己的大意而后悔不已时,突然他们只感脚下一阵冰寒,如浸冰窟,大惊下低头看去,只见两人四只脚不知何时已被一层寒冰给冻住,牢牢固定在地上,并且冰层还不断顺腿向上蔓延。好个柳澈鸣,果然厉害!不及多想,郭铭提枪就想将裹住脚的冰打个粉碎,可惜手刚一抬,几股水柱就像绳索般缠了上来,两人武器坠地,完全被制住。好厉害的柳澈铭,顷刻之间就扭转局势,三人完全一败涂地。这时已退到柳澈铭身边的高影才慢慢走上提起地上的背包,打开向里瞧了瞧,然后冲柳澈铭点点头:“没错,东西的确在里面。”接过背包,柳澈铭勾勾手,裹住郭徐二人以及倪牧的水柱将三人卷起升至半空。赞赏的看着郭铭和徐东卓,柳澈铭忍不住鼓鼓掌:“虽然不知道你俩是谁,但不得不承认,干得很不错。不过就到此为止了,杀你们之前,先让我瞧瞧两位究竟是什么模样吧。”说着已有两条水束向两人的面具缓缓卷去。“白痴,谁让你告诉他东西在你手上的?”倪牧忍不住骂道。“废话,我还不是为了救你。”徐东卓一面竭力仰头,一面说道。“真不该带你们这两个菜鸟来,要是柳澈铭不知道东西在哪儿,根本不会轻举妄动。你倒好,别人说什么,你就做什么,居然有你这样的人,真是气死我了。”看来要不是被缠得粽子也似无法动弹,倪牧说着就会给徐东卓一个爆栗。“什么叫我这样的人?没见他还夸我们来着吗。”徐东卓不甘心的反唇相讥。眼看水束就要缠上面具,就在这时,一直喷洒不停的水雾突然停止,跟着一名警卫跑了上来,一言不发来到柳澈鸣身后低头站定。柳澈鸣回过头奇怪的看着他:“不是叫你们在楼下等我吗?”突然他想起什么,脸色大变:“你是怎么上来的?”就在柳澈鸣起疑的同时,那警卫右手以不可思议的动作在腰间一抹,跟着只听数声枪响。瘁不及防下柳澈鸣急闪而过,但右肩仍被射中。若非高影见机得快及时将他扑倒,恐怕这几枪就会要了他的命。因柳澈鸣被打伤,异能消失,卷住三人的水束顷刻消散,他们全都重重落在地上,摔个七荤八素。虽骤遭袭击,但柳澈铭丝毫不乱,落地时他已伸手在地上重重一拍,一股混合着尘土的污水立刻在他周围翻起,乘此机会高影立刻扶着柳澈铭撞开边上一道门,躲入黑漆漆的房间中。“哈哈哈,柳澈铭,想不到吧?你最终还是要栽在老子手里。把东西交出来,我就给你一个痛快。”从这人疯狂的说话众人已知道他的身份,曾遁!真是无巧不巧,此人竟也和三人选在同一晚行动,不过看他居然能一直沉住气来个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,就知他非如外表般那么疯狂无谋。“完了,连这个疯子也来了,看来今晚彻底没指望了。”倪牧叫苦连天。虽然只是小声嘀咕,但仍被曾遁听到,他转头看向趴在地上的倪牧,竖起中指在唇边做个禁声的手势,就像有绝大的魔力,倪牧果然不敢再发一言。来到柳澈铭躲入的那间屋子前,曾遁对着门前连开数枪,子弹准确的打在尚未被水浸湿的水泥地上,溅起数道火花。借着乍闪即逝的亮光, 香港管家婆论坛一句中特可以看到这是个储房杂物的地方, 免费两组三中三资料许多箱子铁桶一类的东西胡乱堆放在一起, 香港六合一句中特资料但没看见柳澈铭和高影。“柳澈铭, 免费两组三中三资料你斗不过老子的,快把东西交出来,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活路,否则别怪老子没提醒你。”说着曾遁从衣兜里摸出一颗手雷在门楣上敲了敲,却并未拉下保险销,看来他也怕炸死柳澈铭的同时,一并把自己要找的东西也给毁了。“柳先生,不好了,楼下的弟兄全被……”这时,三名警卫匆匆冲了上来。“他妈的找死!”曾遁怒喝一声,瞬间转身对着三人接连开枪。枪响同时,三名警卫每人的脸上都多出四个弹孔,跟着脑袋几乎在同时尽数爆裂开来,白色的脑浆和鲜红的血液混着碎裂的头骨溅了一墙。呕哇!郭铭和徐东卓心中不可抑制的泛起一股恶心之极的感觉,两人立刻趴在地上呕吐起来,就连倪牧也有些脸色发白。“15.”就在这时,房间中突然传出柳澈鸣冷静的声音。“什么?”曾遁莫名其妙的回过头。“柯尔特m2000,装弹15发。”“……,好个柳澈鸣。”曾遁笑嘻嘻的看看手中的枪,突然腾身退后。就在曾遁退走同时,高影已自他身旁斜掠而出,手中匕首直刺小腹,而数十股细小水箭则从黑暗中倏然而现,争先恐后向曾遁追了过去。“就是现在!”一直等待机会的倪牧大喝一声,转身便朝楼梯冲去,郭铭和徐东卓紧跟而上。那边曾遁连续闪身避过高影几次追杀,脚尖一勾将被他杀死的两名保安配枪踢起抓在手中。一见曾遁再次拿到枪,高影吓得停止追杀,退入阴影中逃开,也幸好他闪得快,一连串子弹打在他刚才站过的地面,泥水乱溅。曾遁左手鲜血淋漓,公式专区一只晶莹透明的冰箭紧紧扎在他的上臂,不过看似伤得极重,却并没怎么影响他用枪。转身面对柳澈铭,子弹已喷射而出。受伤好像让曾遁变得极为疯狂,不仅是柳澈铭,就连后面要逃走的郭铭等人也惨遭殃及池鱼,打得他们哇哇乱叫,赶紧就近找掩护藏下。“大哥,是他把你弄伤的,干嘛开枪射我们啊?”徐东卓捂着脑袋不住大叫。“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去死……”一面尖声大叫,曾遁一面开枪,他脸上的神情已极为癫狂,双眼中看不到一丝冷静。柳澈铭是曾遁的重点攻击对象,十枪中倒有七枪是打向他。面对瀑雨一般飞射而至的子弹,柳澈铭扶着只剩窗框的窗户一转,已跃出大厦,令子弹全部射空。眼看就要坠落下去,柳澈铭脚尖已勾着另一处窗框,身体灵活之极的一转,人在半空划出一个大大的圆弧,已从另一处转进大厦内,这期间曾遁射出的子弹一直不停的追在他身后,但始终都差了一线。刚一落地,柳澈铭已扬手打出数道水箭,人则就地一滚躲进过道中段凹进的一处躲避。曾遁自然不会放过他,带着狂怒的表情,他一面射击一面向柳澈铭藏身处走去。唯恐一不小心挂在流弹下,郭铭三人赶紧猛撞最近的一扇房门,希望能进去躲一会儿。哪知情况越是危急,运气好像就越差,这扇门极为结实,从撞上去弹回的声音来看,居然是一扇金属门,而且相当厚实。这时曾遁已走到过道中央,高影和柳澈铭则龟缩在凹进去的小小一角,根本不敢露头。他射出的子弹无不准确的打在呈锋面的墙角,像是一把锋利的剃刀,硬是把棱角给磨平,地上堆起高高一层水泥粉屑。就在曾遁走到柳澈铭曾藏身过的那间房间前时,他突然抽了抽鼻子,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。就在此时,柳澈铭突然从藏身处一掠而出,对着房间用力一挥手!一大股清亮而略呈黄色的液体瞬间从房间中涌出向曾遁卷来,同时一股刺鼻的气味顷刻传遍整个楼道,曾遁脸上露出惊骇欲绝的表情,怪叫一声就向后狂奔。“他、他妈的,是汽油!”倪牧惊叫一声。高影用力扔出手中的匕首,同时柳澈铭屈指一弹,一粒小小石子追上匕首打在刀身,擦出一星小小的火花。只听轰的一声巨响,过道内所有的玻璃全被震得粉碎,突然而现的火焰像是迅速发胀的酵母一般,不断膨胀着向两头滚涌,吞噬着沿途一切。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机,郭铭终于成功打开那扇门,他们连忙连滚带爬的冲了进去。三人死死抵着半关的大门,感受着门外传来的惊人热力,大股大股的火焰从门缝中窜入,像是无数饥饿的小蛇,试图噬咬能挨着的一切。不过三人根本来不及庆幸逃过一劫,因他们已看到了更惊人的东西。借着火光,他们看到房中齐齐码码摆的全是各种各样的武器,各式长短枪,成箱的子弹和手雷,几只反坦克火箭发射器搁在三箱火箭弹上,最夸张的是在郭铭左手边,一支六管巴尔干转筒机关炮放在地上,一条长长的弹带接在枪身。“哇,开展览会啊?”徐东卓张口结舌的道。“想不到张瑞宝居然偷偷囤积了这么多军火,我的天,足够把整个成都给翻过来了,难道他想造反吗?”倪牧也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。这时外面的爆炸已渐渐止息下来,示意郭铭关上门,倪牧打开电筒,走上去在各个箱子间检查了一遍,骇然道:“全是真家伙。”这时从外面又传来曾遁那疯狂的大叫:“柳澈铭,你死定了,我要把你碎尸万段!”这家伙居然还没有死!?突然想到要是被曾遁看到这一屋子的军火,这疯子指不定会做出些什么,三人竟不由自主齐齐打了个寒战。“不能让曾遁看到这些,必须毁了他们。”郭铭突然果断的道。“这个没问题。”倪牧点点头,从一口箱子中拿出个定时炸弹:“只要设定好时间,可以轻易做到。不过有曾遁和柳澈铭在外,恐怕我们难以及时离开。”郭铭的视线放到脚边的巴尔干机关炮上,一个极贱的笑容在他脸上浮现:“这个容易,你来安放炸弹,剩下的交给我就是了。”“喂,喂,你想做什么?”徐东卓看着郭铭吃力的抱起机关炮,骇然道。在徐东卓惊讶的目光下,郭铭抱着几十斤重的家伙踉踉跄跄走出。只见过道内黑烟处处,地上数处小火头不住燃烧着,玻璃碎渣和各种杂物落满一地。曾遁正背对着郭铭,也不知他是怎么躲避的,除了身上有一些烧焦的破洞,居然没一点受伤的迹象。此刻正生龙活虎的向身旁一间黑洞洞的房内连射,口里大喊着柳澈铭的名字,不由让郭铭佩服万分。“曾遁!”郭铭将机关炮放在地上,冲曾遁喊了一声。曾遁应声回过头,待看到趴在地上的郭铭身前的机关炮时,他眼中露出深深的惧意,嘴里喃喃道:“他、他妈的臭小子……”

原标题:网游界的一股清流,网友自述在EVE里上"网课"的日子

  新酷产品第一时间免费试玩,还有众多优质达人分享独到生活经验,快来新浪众测,体验各领域最前沿、最有趣、最好玩的产品吧~!下载客户端还能获得专享福利哦!

,,香港赛马会内部资料

Powered by 刘伯温一码必中特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